当前位置:王中王开奖结果 > 关于汽车 > 小鹏小车卖得越多赔本越大

小鹏小车卖得越多赔本越大

文章作者:关于汽车 上传时间:2019-09-04

墨斐离开观致八个月后,观致终于宣布新的人事任命。不过,与之前观致汽车董事长代理CEO陈安宁称观致新任CEO基本锁定不同,此次并未宣布新任CEO。

观致卖得越多亏损越大 新COO刘良重整供应链

2016-09-27 08:50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转载]责编:刘天鸣

墨斐离开观致八个月后,观致终于宣布新的人事任命。不过,与之前观致汽车董事长代理CEO陈安宁称观致新任CEO基本锁定不同,此次并未宣布新任CEO。

9月20日,刘良以观致首席运营官COO的身份,出现在观致位于上海浦东的办公室。这位虽然在汽车领域工作了30多年,但因长期以来任职零部件公司、知名度并不高的高管,因为观致而走入公众视野。

刘良来自零部件企业威伯科。加盟观致前,他是威伯科公司(全球商用车安全和控制系统领导厂商)卡车、客车、轿车事业部全球总裁,也曾任该公司亚太、中国市场领导人物。观致汽车看中的是其丰富的汽车行业经验、全球视野。

新任观致的COO刘良,面临重任。目前观致销量虽然提升,但利润却没有同步增长,股东的投入仍用于日常运营,这对观致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

观致当务之急是要实现自我造血功能,扭亏为盈。业内专家认为,长期从事零部件企业的刘良,在供应链体系上有着深厚的基础,而目前,如果能在供应链体系上,对观致进行成本再造,可能最后能使观致实现盈利。

换将用了八个月

今年一季度,原观致汽车CEO墨斐和观致汽车执行副总裁孙晓东宣布离职。之后,陈安宁兼任CEO、奇瑞销售公司副总朱乃军暂管销售。

半年多以来,陈安宁一人身兼奇瑞捷豹路虎董事长、观致董事长、观致CEO、奇瑞汽车股份常务执行副总经理以及奇瑞汽车工程研究总院院长五大头衔。

在9月初举行的成都车展上,陈安宁曾公开表示:“外面的人说我为观致站台不够,但内部的人却认为我为观致花了太多时间。”

陈安宁明确表示,为了寻找合适的CEO人选,他已经在全球面试了两位数以上的候选人,而观致的新任CEO人选已经基本确定,“今年会有结果”。

知情人士透露,综合奇瑞和量子两个股东的意见,观致的新任CEO既要有国际化身份和视野,又要有本土的经验,同时,还要具备足够的领导力和国际公司的管理能力,以及创新能力。

“他只要具备这些能力,不管来自业内还是业外,均可。”知情人士透露,近半年来,观致的董事会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人选,也有业内推荐的和被董事会看中的。

然而,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观致明明寻找的是CEO,最终却敲定了一位COO。是观致既需要COO又需要CEO,还是刘良的COO职位是暂时的?“目前还无法判断,但对于刘良而言,第一步显然要先做出成绩。”观致内部人士称。

卖得越多亏损越大

从刘良的简历上看,拥有25年全球汽车行业管理经验,威伯科之前,还曾任职韦士通、福特等企业。有市场人士分析,刘良COO做好了,再提升为观致CEO的可能性较大。

观致之所以不急于给刘良CEO的“名份”,第一,近年来,观致因为高层频繁变动,给外界的感觉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中,再次寻找CEO,奇瑞的股东方也比较慎重;第二,目前的观致虽然销量上升,但还面临很多问题,启用并没有乘用车整车经验的刘良,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观致的管理团队,都是一种挑战,刘良是否能胜任观致CEO,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实际上,虽然观致销量在走上坡路,但观致管理层面临的压力并不小。其一,根据观致外方母公司Kenon Holdings之前发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观致汽车销量近4900辆,销售收入5.12亿元,亏损3.08亿元。今年二季度观致汽车销量5076辆,同比增加了56%。主营业务收入增加了63% 达到了5.99亿元,但亏损也随之扩大,达到5.81亿元,使得整个2016年上半年观致累计亏损8.9亿元。

从数据上看,一季度观致每售出一辆车亏损0.629万元;而二季度观致单车亏损继续加大,每售出一款车亏损超过1.1万元。

从产品上看,今年3月份,观致发布SUV观致5,是观致目前卖得最贵的一款车,也就是说,这款新车虽然推动了销量上升,但也导致了亏损继续扩大。

其二,不进则退,观致未来如何发展,管理层也已经达成一致。之前,陈安宁曾表示:“全世界不需要一个新的汽车品牌,但非常需要一个新型的汽车品牌。观致不是一个传统型的车企,我们的战略一方面是加快革命性的QamFree发动机开发,提升未来观致产品线整体动力表现;另一方面,积极推进新能源车战略,同时寻求在无人驾驶等未来出行解决方案领域的战略合作。”

“观致当务之急是要降低成本,实现自我运营持平和盈利,自我造血。”业内人士认为,只有在观致自身运营能自负盈亏的基础上,股东方的投入,才能用于观致的研发和创新业务的开拓,而不是去填补运营“黑洞”。

降成本核心在供应链

观致亏损面扩大的主要原因,是由过去观致累计的贷款和融资继续增加。2016年二季度观致财务成本增加了4700万元达到了1.4亿元,较去年同期猛增了50%。

观致持续不断的借款、所带来的巨额利息等融资成本,在短期内难以改变,未来观致的财务持续升高仍然是大概率事件。

观致可以改变的是包括管理费用和整车成本在内的日常运营费用的降低,提高产品竞争力,提升产销规模。

2016年二季度观致运营亏损中销售、分销费用、管理费用,占了总运营亏损的44%。而在产品成本上,由于前期观致全面对标高端合资产品,导致陷入高成本、高售价、低销量、低收入、低现金流的困局中。

要提升销量,观致必须使产品更具竞争力,要么提高技术含量和配置,要么降低价格,但这两项都意味着成本的增高,在目前观致本处于运营亏损的情况下,或许只有来自零部件行业的高管,才能看透观致的供应链,从而直接从供应链源头上解决观质的成本问题。

实际上,零部件企业高管担任整车企业高管成功的例子,曾在沃尔沃进入中国时实践过。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大胆启用来自菲亚特集团中国区副总裁、菲亚特动力科技中国区CEO沈晖,任命其为沃尔沃全球高级副总裁兼沃尔沃中国董事长,结果沈晖不仅在沃尔沃收购中贡献很大,也成功使沃尔沃在中国落地开花。

近年来,随着整车厂成本压力的增大,纷纷将成本压力转嫁给零部件企业,而在零部件企业利润大不如从前的整体形势下,威伯科也实现了逆势增长。

2015财年,威伯科的营业收入达到3.544亿美元、营业利润率为13.5%,均高于上一年度的3.714亿美元和13.0%的增幅;公司的净收入达到3.274亿美元,而在2014年为3.34亿美元。此外,威伯科成功地实现了其先前披露的2015年节约2000万美元运营费用的目标。

此外,观致的团队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观致以聚合众多外籍专家着称,观致的外方团队工资福利费用在行业内也是出了名的高。如何管理好外资团队、激发团队积极性,观致CEO将起决定作用。

9月20日,刘良以观致首席运营官COO的身份,出现在观致位于上海浦东的办公室。这位虽然在汽车领域工作了30多年,但因长期以来任职零部件公司、知名度并不高的高管,因为观致而走入公众视野。

刘良来自零部件企业威伯科。加盟观致前,他是威伯科公司(全球商用车安全和控制系统领导厂商)卡车、客车、轿车事业部全球总裁,也曾任该公司亚太、中国市场领导人物。观致汽车看中的是其丰富的汽车行业经验、全球视野。

新任观致的COO刘良,面临重任。目前观致销量虽然提升,但利润却没有同步增长,股东的投入仍用于日常运营,这对观致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

观致当务之急是要实现自我造血功能,扭亏为盈。业内专家认为,长期从事零部件企业的刘良,在供应链体系上有着深厚的基础,而目前,如果能在供应链体系上,对观致进行成本再造,可能最后能使观致实现盈利。

换将用了八个月

今年一季度,原观致汽车CEO墨斐和观致汽车执行副总裁孙晓东宣布离职。之后,陈安宁兼任CEO、奇瑞销售公司副总朱乃军暂管销售。

半年多以来,陈安宁一人身兼奇瑞捷豹路虎董事长、观致董事长、观致CEO、奇瑞汽车股份常务执行副总经理以及奇瑞汽车工程研究总院院长五大头衔。

在9月初举行的成都车展上,陈安宁曾公开表示:“外面的人说我为观致站台不够,但内部的人却认为我为观致花了太多时间。”

陈安宁明确表示,为了寻找合适的CEO人选,他已经在全球面试了两位数以上的候选人,而观致的新任CEO人选已经基本确定,“今年会有结果”。

知情人士透露,综合奇瑞和量子两个股东的意见,观致的新任CEO既要有国际化身份和视野,又要有本土的经验,同时,还要具备足够的领导力和国际公司的管理能力,以及创新能力。

“他只要具备这些能力,不管来自业内还是业外,均可。”知情人士透露,近半年来,观致的董事会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人选,也有业内推荐的和被董事会看中的。

然而,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观致明明寻找的是CEO,最终却敲定了一位COO。是观致既需要COO又需要CEO,还是刘良的COO职位是暂时的?“目前还无法判断,但对于刘良而言,第一步显然要先做出成绩。”观致内部人士称。

卖得越多亏损越大

从刘良的简历上看,拥有25年全球汽车行业管理经验,威伯科之前,还曾任职韦士通、福特等企业。有市场人士分析,刘良COO做好了,再提升为观致CEO的可能性较大。

观致之所以不急于给刘良CEO的“名份”,第一,近年来,观致因为高层频繁变动,给外界的感觉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中,再次寻找CEO,奇瑞的股东方也比较慎重;第二,目前的观致虽然销量上升,但还面临很多问题,启用并没有乘用车整车经验的刘良,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观致的管理团队,都是一种挑战,刘良是否能胜任观致CEO,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实际上,虽然观致销量在走上坡路,但观致管理层面临的压力并不小。其一,根据观致外方母公司Kenon Holdings之前发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观致汽车销量近4900辆,销售收入5.12亿元,亏损3.08亿元。今年二季度观致汽车销量5076辆,同比增加了56%。主营业务收入增加了63% 达到了5.99亿元,但亏损也随之扩大,达到5.81亿元,使得整个2016年上半年观致累计亏损8.9亿元。

从数据上看,一季度观致每售出一辆车亏损0.629万元;而二季度观致单车亏损继续加大,每售出一款车亏损超过1.1万元。

从产品上看,今年3月份,观致发布SUV观致5,是观致目前卖得最贵的一款车,也就是说,这款新车虽然推动了销量上升,但也导致了亏损继续扩大。

其二,不进则退,观致未来如何发展,管理层也已经达成一致。之前,陈安宁曾表示:“全世界不需要一个新的汽车品牌,但非常需要一个新型的汽车品牌。观致不是一个传统型的车企,我们的战略一方面是加快革命性的QamFree发动机开发,提升未来观致产品线整体动力表现;另一方面,积极推进新能源车战略,同时寻求在无人驾驶等未来出行解决方案领域的战略合作。”

“观致当务之急是要降低成本,实现自我运营持平和盈利,自我造血。”业内人士认为,只有在观致自身运营能自负盈亏的基础上,股东方的投入,才能用于观致的研发和创新业务的开拓,而不是去填补运营“黑洞”。

降成本核心在供应链

观致亏损面扩大的主要原因,是由过去观致累计的贷款和融资继续增加。2016年二季度观致财务成本增加了4700万元达到了1.4亿元,较去年同期猛增了50%。

观致持续不断的借款、所带来的巨额利息等融资成本,在短期内难以改变,未来观致的财务持续升高仍然是大概率事件。

观致可以改变的是包括管理费用和整车成本在内的日常运营费用的降低,提高产品竞争力,提升产销规模。

2016年二季度观致运营亏损中销售、分销费用、管理费用,占了总运营亏损的44%。而在产品成本上,由于前期观致全面对标高端合资产品,导致陷入高成本、高售价、低销量、低收入、低现金流的困局中。

要提升销量,观致必须使产品更具竞争力,要么提高技术含量和配置,要么降低价格,但这两项都意味着成本的增高,在目前观致本处于运营亏损的情况下,或许只有来自零部件行业的高管,才能看透观致的供应链,从而直接从供应链源头上解决观质的成本问题。

实际上,零部件企业高管担任整车企业高管成功的例子,曾在沃尔沃进入中国时实践过。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大胆启用来自菲亚特集团中国区副总裁、菲亚特动力科技中国区CEO沈晖,任命其为沃尔沃全球高级副总裁兼沃尔沃中国董事长,结果沈晖不仅在沃尔沃收购中贡献很大,也成功使沃尔沃在中国落地开花。

近年来,随着整车厂成本压力的增大,纷纷将成本压力转嫁给零部件企业,而在零部件企业利润大不如从前的整体形势下,威伯科也实现了逆势增长。

2015财年,威伯科的营业收入达到3.544亿美元、营业利润率为13.5%,均高于上一年度的3.714亿美元和13.0%的增幅;公司的净收入达到3.274亿美元,而在2014年为3.34亿美元。此外,威伯科成功地实现了其先前披露的2015年节约2000万美元运营费用的目标。

此外,观致的团队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观致以聚合众多外籍专家著称,观致的外方团队工资福利费用在行业内也是出了名的高。如何管理好外资团队、激发团队积极性,观致CEO将起决定作用。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本文由王中王开奖结果发布于关于汽车,转载请注明出处:小鹏小车卖得越多赔本越大

关键词: